_silhouette

杂物间。日记和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堆积处。

一曲锦瑟忆流年

整理磁盘的时候翻出来这篇,去年十月份的...发到这里吧.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一首颇具争议的诗,自宋元以来,多少人试图读懂她,各怀揣测,莫衷一是.有人说她是一首爱情诗,写给当年他爱上过的无名女子;有人说是自伤身世,感叹这一生坎坷多难;有人说是一首悼亡诗,悼念早早撒手人寡的亡妻.似乎谁说的都有道理,又似乎总有说不通的地方.

李商隐写下了他这一生中最美的诗歌,给世人留下了无尽的疑问,他的一生便也在这一片烟花灿烂中结尾.在仕途上,他在这名利场中奔奔走走忙忙碌碌到头来似乎又没什么成就;在爱情上,他的情路分分合合离离散散却终究失去了他的妻子.大半辈子的碌碌无为,回头看去却又像是一场梦境,空虚,茫然.

世人称他为朦胧诗人,因为他的诗朦朦胧胧不易读懂,读着读着似乎有那么点理解了,又似乎只不过是幻觉.

 

锦瑟无端五十弦.锦瑟为什么有五十弦呢?一弦,一柱,都让我想起逝去的年华.关于这句话,就有很多种不同的猜测,比如诗人已年近50,比如瑟只有25弦,这50弦又有断弦之意,等等,等等.关于李商隐时期的瑟有多少弦,我们大可不必追究,诗人似乎没有跟数字较劲的意思.锦瑟啊,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琴弦?每一弦,每一柱,都是这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让我想起以前的日子.

庄生晓梦迷蝴蝶.这里用了典,写庄周某一天梦见自己成了蝴蝶,翩翩飞去,醒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一场空梦罢了.诗人的一生,就像这蝴蝶梦一般虚幻,梦醒的一天,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梦醒了,人倦了,现在能做些什么呢?只能像望帝托杜鹃那样,为这失去的岁月,为当年自己的理想,嘶哑,悲哀的啼叫.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句,大概是整首诗歌中最难以理解的一句了.海中的鲛人在月光下哭泣,眼泪化为了一颗颗的珍珠.蓝田的阳光很暖,而美玉便在这日光中化为烟雾随风飘散了.我们现在必须猜测诗人这是一首什么样的诗了,是爱情诗吗?讲的这情路上人来了又走最后那份感情只能化为烟雾升空?是自伤身世吗?讲的这仕途上忙忙碌碌最终只能暗自哭泣?是悼亡诗吗?讲的妻子哭了多少日日夜夜最后像一块美玉一样化为乌有?个人觉得第三种比较说得通,因为工作原因,每年不能和妻子见面,使得妻子夜夜对月哭泣,最终在38岁时抑郁的去了.那锦瑟,大概是妻子弹奏过的吧,现在睹物思人,无尽感伤.妻子死后,却觉得这些年的夫妻生活像是一场梦境,醒来之后却什么也没有.这情,这人,这场景,明明可以成为美好的追忆,但在当时却浑浑噩噩显得茫然了起来.

 

他茫然什么呢?

青春啊,你为何脚步这样匆忙?使得我回忆起来,倒像是一场春梦而已.

 

关于这个猜测,也有人查过,说是当时长安的人死了都葬在了终南山,而其中就有蓝田山.说不定李商隐的妻子就葬在蓝田山,所以才说蓝田日暖玉生烟.

诗人当时真正的想法,我们是无法考证了.各种证据的真假我们也没办法打包票.这是如此短暂而又凄凉的蝴蝶梦啊,令人不禁扼腕.这短暂的年华是那么的美好,使人痛惜当年为何没有珍惜.

我不敢说自己读懂了这首诗.也许诗人当初的想法,与所有猜测都不一样,何必苦苦追寻真正的故事呢?也许诗家美景,真如那“蓝田日暖,良玉生烟, 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但当我们读到这首诗的时候,心中却会响起那一首锦瑟,会看到那人用纤纤玉手弹奏着它,目光流盼.

 

佳人锦瑟怨年华,追忆此情已惘然.


评论
热度(4)
©_silhouett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