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silhouette

杂物间。日记和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堆积处。

4.26

嗨嗨——这里是一模前还在作死的我。有时间写日记的时候懒得不行把时间都花在各种各样无所谓的事情上,这种时候却点开了编辑栏,嗯,不然怎么配得上花样作死冠军的称号呢。

复习资料就在手边却一点也不想动呀。


时间过得好快啊唰的一下就没有啦。

北京的春天总是十分仓促,上着课的时候往窗外看会感到恍惚:明明前几天还只是星星点点带着嫩绿的树枝到底是怎么在一夜之间枝繁叶茂的?灿烂到能够灼伤人的阳光,沙沙作响的绿叶。每年的夏天都是这种气息——噢我刚刚是不是说了夏天?感觉也差不多了,这就慢慢步入我最讨厌的季节啦。

当然,随着季节的变迁,换上了夏季校服意味着危机的迫近。拼搏的日子并不能让人感觉到哪怕一丝的愉快——嘻,怎么可能,我这种抖M可是激动得掌心都是满是汗水了(应该不是热的吧?(。))。

春困秋乏,以及接踵而至的五月病。我觉得老师每天看着一睡就是几节课连听到下课铃都不为所动的我也是挺无奈的。可是我月考考了年级第三呀。(……)——好吧,好吧,又成了众矢之的。不要再问我为什么每天上课睡觉玩手机都能拿高分了,我真不知道。

于是经常能在我抱着三国骚扰同学的时候听到老师无奈的“这就是自己考好了祸害别人”的评价。……呃。我没有那个意思啊?!我又不是sliencer,提高成绩的方法里可没有“降低别人的成绩”这一条。(……


啊,诚如前文所说,我在看三国。出发点当然是因为要考(徐老师:“嚯,您也会因为要考看书啊,我还以为您一直特立独行呢。”我:“……”),看着看着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一觉得有意思看得就快了。

喜欢周瑜,……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结果题还老考诸葛亮三气周瑜。

我怎么这么恨呢。

现如今折回去看水浒,我会有一种“这tm到底为什么是四大名著之一”的感觉。说白了宋江其人一点儿本事都没有,到底为啥全天下的好汉都服他啊?——哦,哦,好汉只是书里的说法,我可是一点也不觉得这群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人是什么好汉。这书到底想宣扬什么价值观我也是看不懂了。醉人。

宋朝领土这么大,是个人都听说过宋江的大名;然而这不是因为命运的邂逅或者故意的安排,也不是因为世界太小,而是本来就应该这样的。(谷阿莫脸(。

……老妈最近在听蒋勋说红楼,并且深深地陷入了这本书无法自拔。没日没夜重温电视剧——听有关的百家讲坛——现在,这一串链式反应我看着实在是佩服极了。我就没有那种热情。对任何事情都没有。


说白了有时候觉得这种“什么都无所谓啦——”的心理也哪里不对,不过我还过得挺自在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从在意身边的一切事情到什么都不在意,这个转变有时候甚至会吓到我自己啊。大概等同于以自身为圆心20光年为半径画了个圈,然后把一切都摒除在这个圈以外。

对于还想要再接近的人,我就只好单纯的展露出敌意了。我完全不懂啊,看到金玉其外的人就不要试图深交了这不是常识吗?会看到败絮的啊。

以前还挺讨厌寂寞,现在也无所谓了。装出一副身边有很多人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要么就是给人一种很接近我了的错觉。——这一切的后果怎样都好,我不在乎。一点也不哦?

总之是一直秉承着这种态度浑浑噩噩度日的。也没什么不好。

看到身边的人拼命保护什么的样子会觉得不能理解——这值得吗?总觉得没什么东西对我重要到了那种程度啊。


——你那副拼命想要接近我的样子,也觉得不能理解啊。“喜欢”是浓烈到了这种地步的情感吗?以前的我好像也有这样的阶段,但就算是我自己曾经的心情,也觉得隔了一层厚厚的毛玻璃无法触及。


哈,真是,每次写日记都觉得自己平日在别人面前那副淡定样子下面潜藏着的矫情全都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哦对,虽然上次写日记时已经出了结果,但我似乎没有写进去。我被DUKE TIP录取了。表格也交了。七月见。

……生日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夏天的南方过了呢。还要在当天上八个小时的课,只有一个半小时还是两个小时来着,可以用手机。

最后定下来的课还是密码学和数字理论……看着一群选了工程的小伙伴怜悯的眼神,我总有一种大学选错了专业一样的危机感。

……应,应该不会很难吧?!(……


补了终炽。嗯,红莲可爱q。我还以为我会厨上优或者米迦,结果我厨上了红莲,真要命。

不过费米好萌啊。……我怎么总站冷CP——罢了罢了,这不是一直以来的事儿吗,习惯了。


啊,开头说的,要一模了。然后体育考试。……。

真是紧张啊。

我还是先去复习比较好。



评论(1)
©_silhouett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