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silhouette

杂物间。日记和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堆积处。

他和它

平和岛静雄相关。只是一个静厨的妄想。

没有CP向。因为很重要所以要重复一遍,没有CP向。那只猫并不是为隐CP设置的。真的,真的只是一个静厨的幻想。

……非要说的话,提到了几处临也。提到而已。毕竟这人也是阴魂不散得要命。

时间在SH1。

相当无趣的日常。以及,对不起这是个烂尾。……我觉得是个烂尾。十分抱歉。


 


池袋最强的公寓附近出现了一只流浪猫。

 

他们相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正在平和岛静雄揉着眼睛,穿着上面印有皮卡丘的拖鞋下楼从信箱里拿今日份的牛奶时,他看到了它。

可怜的小家伙瑟缩在被阴影覆盖的角落里微微发抖,用一双带着哀怜和惶恐神情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关上信箱门,冲着它微笑了一下。

——小家伙抖得更厉害了。

穿着白T恤的金发青年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脑袋,思索着是不是自己把它吓着了,然后转身上楼。

 

半小时后,我们温柔又和蔼可亲的平和岛先生换上了日常的酒保服再次走下楼梯。那只小猫依然蜷在阴影里,似乎害怕自己在接触到阳光的那一刹那就会消失一般。他皱起眉头点了根烟,苦恼于如何才能解除误会,——殊不知戴着墨镜抽烟的自己显得更像某些故事里的大反派,反而加重了小猫的恐惧。阴影里的一团抖了抖,果断的往更深的阴影处缩去。

显然静雄注意到了对方的这个动作,他吐出一口烟,有些不解的张开双臂打量了自己一番。“嗯?没什么可怕的啊?”他自言自语的得出结论,随即想到了早已不在这座城市的宿敌的名字,“……难不成被临也教唆了吗这家伙。”话出口的同时他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抽完的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碾了几下,便迈步出发去工作。

 

等到夜幕落下时,结束了一天工作平和岛静雄拎着一袋子的甜食回到公寓所在的小巷。那块被路灯投下的阴影处已然没了小家伙的身影,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苍白起来。

他有些怅然若失,呆呆的在楼梯口站了许久。

 

第二天静雄在照例下楼拿牛奶的时候,背后传来“喵”的一声。他惊讶的迅速转头,在看到那团小动物时灿烂的笑了起来,“早上好——”他手上冰凉的牛奶瓶外壁接触到早上温暖的空气,挂上了一层水珠,晶莹剔透的折射着阳光;就像是它的持有者的笑容一样璀璨夺目。“啊,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

于是他转身蹬蹬蹬跑上了楼梯,冲进家门,整个过程匆遽得像是要去打仗。在一阵叮叮当当的翻找——期间碰掉了橱柜里的两只杯子三个碗四把刀——之后,他终于找出了一个深浅看起来合适的碟子,然后急匆匆的冲出去,脚尖接触到楼道里的水泥地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上楼时带上来的牛奶还在台子上,又折回去抄起瓶子来便往下跑……没有锁门。似乎只要晚上那么一秒一切就都来不及了一样。

经过这样可歌可泣的过程后,就算是追着那个令人火大的情报贩子跑过大半个池袋时也没有觉得吃力的池袋最强在看到它还在原地一动没动时长舒了一口气,放下碟子弯腰倒了点牛奶进去,然后扶着膝盖喘了起来。等到气息平稳了些,他满怀希望的抬起头望向它的方向。

只见小家伙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歪着头似乎是在确认对方有没有恶意。半晌,它终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抬起前爪试探性的向前伸了伸,却在接触到阳光时猛地缩了回去,如此反复几次后犹犹豫豫的落在地上,又静止了几秒才步履轻快的走了出来。

平时沸点极低的静雄却令人意外的没有因为这磨磨蹭蹭的动作发起火来。啊,太好了,一幅病怏怏的样子走路却完全没问题嘛,这么看来应该没什么事?他竟然还这样想着。

它终于来到了他的脚下,懒洋洋的弓起背伸了个懒腰,才不疾不徐的舔起了盘子里的牛奶,期间还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被警告了的他微微愣了下,然后乐呵呵的蹲下身子看着它,“原来是大小姐脾气啊……你这行为叫什么来着,有个成语……啊啊,想不起来了,新罗应该知道吧。”

——我想这个词应该是恃宠而骄。毕竟静雄的国文就没及过格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密医在心中如此腹诽道。

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它只是没精打采的抖了抖耳朵当做回应。

由于之前一直缩在阴影里始终看不清的毛色这个时候终于现了真身。静雄望着那一团在阳光下显得暖融融的姜黄色,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

在指尖融进那一片暖阳之前的一刹那,它突然扬起头看着他。

他措不及防的定在了那里。

一阵沉默的对视。

“……啊,要迟到了,我先去上班。你慢慢喝,大小姐。”最终,他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拿起瓶子一口干掉了里面剩下的牛奶,胡乱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起身,迟疑了一下后又加上一句,“……明天见。”

 

这样的早晨持续了几天之久。

之后的交流似乎更加丰富了起来,也许是仗着对方是一只猫(反正也听不懂),静雄把工作上生活上遇到的烦心事全都讲给了它。

“今天真是火大……遇到了赖账的家伙,虽说经常能碰到这种人,但这个竟然拿‘和临也有过节’这种理由试图说服我放过他……啊啊不爽不爽不爽,那只跳蚤都从东京消失了怎么还这么阴魂不散的啊!……”

“可恶,便利店的牛奶布丁竟然卖光了!我只是下班之后晚去了几分钟而已!明明写着24h营业,要是有人大半夜的去买布丁然后没有怎么办,岂不是要饿死了……那可是闹出人命了啊!既然如此我杀了他们的店员也没问题吧……”

“最近池袋又出现了跟踪狂啊,幽公司里的艺人好像遭殃了。嘁,真是变态,敢对幽下手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他的!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没错,就是这些不足挂齿的小事。但静雄通常是讲着讲着就攥紧了拳头,身边的气压与温度都骤然降低,几乎发出了马上就要因挤压而爆炸的可燃性气体一样的吱吱声。这个时候不温不火的舔着盘里牛奶、或是吃着猫罐头的小动物便会抬起头,用漫不经心的目光向喋喋不休的声源瞥上一眼,对方立刻就噤声了。

 

——所以说,若是有人能看到人称干架傀儡的平和岛静雄每天唠唠叨叨喂猫的样子,一定会尖叫着掏出手机拍照然后发到池·NEW~上面并引起全池袋热议的。

“这么居家啊好想嫁~~说起来以前在街上见过他呢,长得还挺帅的样子~~”

“真的假的wwwww——”

“什么!那个凶神恶煞的酒吧侍应生竟然是个暖男!”

“喂喂,他早就不是酒保了,昨天还刚刚来我家催债把我痛打了一顿呢……”

“咦?楼上被平和岛揍了一顿竟然还活着啊wwwww也是蛮厉害!”

……

已经可以预见到这种评论的出现了。

 

今天晚上的平和岛静雄君很不爽。非常不爽。超级不爽。极端不爽。简直就是不爽得要炸掉了。

“……啊啊到底怎么回事啊那孩子!”他烦躁的将脚下的易拉罐踢远,想要用还自由的那只手从兜里摸支烟出来却触到了口袋里破碎的墨镜碎片,便有些悻悻的缩了回来。

就算是常年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池袋最强的手腕上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下面,脸上分布着几处青紫色的伤痕……

但事实上,静雄并不是因为把他打成这样的黑发少年而烦躁,而是刚开始在他身边那个把头发染成绿色的学生。

在拳头打过去的那一刻,对方竟然选择了用双臂来抵挡攻击。

——……这场景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如果没有收着点力气的话绝对会骨折吧,就像那家伙一样……

他在那个瞬间意识到——不只是动作和说话的方式——,这个学生和临也,是一类人。

言归正传,这就是池袋最强不爽的原因。现在他正提着便利店的袋子怒气冲冲的向家走着,在使劲跺了一下地以写作激活楼道里的声控灯实则为发泄心中的烦闷时,身后传来的一声“喵”让他停下了脚步。他像机器人一般一点一点的转过身来,只见它蹲在月光里,歪头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

静雄心中的乌云几乎是在一秒以内一扫而空。

“啊,我没指望能在晚上看见你呢。”他微笑着,走到它面前蹲下,“等等,我有给你买沙丁鱼干,本来想着早上给你的,让我找找——”说着,他开始在塑料袋里翻找起来。

有什么东西搭上了他的脸。

他的动作因此停滞了一下,接着把视线转了过去。它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并且再次用爪子拍了拍他唇角贴着的白色胶布,像是在等待一个解释。

“……那个啊,稍微打了一架。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方似乎并不满意于这样的答案,更加用力的按了下去。

“嘶,疼!我也是会疼的啊!”他呲牙咧嘴的抗议着——其实池袋最强并没有感到多大疼痛,更多的是出于撒娇一般做出的反应罢了——,却没有抬手来阻止它的动作。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无视了他拿出来的鱼干而是在旁边的便利店袋子里翻找了起来,最后翻出一个黄澄澄的包装盒,啪嚓的打开——

“……喂,喂!那个是我的!虽然刚买回来没做标记但那个是我的啊!”静雄一把夺过了危在旦夕的布丁,气呼呼的看了它一眼,结果回应他的是毫不在意的回瞪和变本加厉的悉悉索索的翻找声,“等等,把我的牛奶放下!那可是我今天晚上的!你要喝的话明天早上给你!”……

不明情况的邻居们虽然对这种大晚上扰民的行为很不满,但在听到是平和岛静雄怒吼的声音时还是决定当做没听见了。咦?他们吵架的内容是不是有点低幼啊……这么想着的他们也不敢深究,只是为那个可怜的另一方默默祈祷了起来。

人与猫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斗终于暂时宣布了休战。静雄像护着什么珍宝一样把一堆原本应该在那个破烂不堪的塑料袋里面的东西抱在怀里,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脚边明显表露出不满的小家伙:“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它转过头去。静雄甚至可以听到它鼻腔里发出了“哼”的一声。

他苦恼的站了一会儿,犹犹豫豫的伸出手探过去。它在对方的手接触到自己时微微抖了一下,紧绷起了身体却没有躲开。“……是我错了?我也不想打架啊,因为我最最最最最最最讨厌暴力了。”他小心翼翼的顺着它的毛,放缓语气轻柔的说着,“所以能让我使用暴力的人应该已经做好了去死的觉悟吧……啊,对不起,我不会再说这么可怕的话了。”

它抖了抖耳朵权当回答。

“嗯,定好了定好了。我可是一直想要和平啊,却总是有一定要把我拉进各种各样麻烦事件的家伙出现……我会试着不被影响的。这样你应该满意了吧?”他撕开怀里小鱼干的包装袋递给它一条,然后站起身来。

“……明明只要过着像是这样每天喂喂你的生活就好了。”

他自言自语一般补充道。

 

今天是阴天啊。

在出门上班时,他抬头看了看混沌一片的天空长叹了一口气。

总觉得心情也低落下去了……

正在他的内心进行着这种小学生一样的思想活动然后踏出脚步时,他意识到了身边多了一个……生物。它目不斜视的跟随着他的步伐,那副样子仿佛是在说“本小姐不过是跟你顺路而已快收起你那张受宠若惊的傻乎乎的笑脸”。

没错,高个子的金发青年此时脸上确实带着一抹有些傻乎乎的笑容。他清了清嗓子,扶了一下墨镜借以掩饰唇角越发扬起的笑意,“你难不成会读心吗……”

眼前的世界确实明亮了起来。

 

后来,分享一瓶牛奶成了每天早晨的日常。清晨的阳光懒散的打在他们的身上,在它姜黄色的毛和他的金发上折射出相同的,细碎的光影。通常情况下,它会在他去上班时把他送到巷口——是的,在第三次“恰好顺路”后它亲自推翻了这个说法——,按照同比例缩放的影子拖在他们的身后。

和平得过头了。在为它倒牛奶时平和岛静雄甚至隐隐觉得不安起来,随即这种思绪就被它不满的“喵”声打断了。啊——管他呢。思考从来不是他的强项,索性就这样吧,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于是,难得的如他所愿,池袋最强与这只猫和平的相处模式就这样安然的持续了下去。

 

 

 

 

 

……这个尾烂的我自己都觉得膈应啊。

明明脑补里的这么萌被我一写就不萌了。

WHY。TELL ME WHY。

……。啊。


评论(2)
热度(2)
©_silhouette
Powered by LOFTER